主页 > 舆情 >

中关村二小 何以深陷舆情危机

时间:2017-03-30 18:10

来源:作者:点击:


中关村二小 何以深陷舆情危机  

李鸿文  
 
 

中关村二小 何以深陷舆情危机

 

 

随着两名“施暴学生”家长提交书面道歉信,向“受害学生”及其家长致以深深歉意,一度沸沸扬扬的北京中关村二小“霸凌”事件,应该可以淡出公众关注的视野了。复盘整个事件,不是为了探讨事件的定性,也不是评价当事各方的是非曲直,而是从舆情回应角度,剖析中关村二小深陷舆情的原因。

旷日持久 高潮迭起

一般的舆情事件发展,从潜伏期、酝酿期、爆发期到衰减期、平息期,一般也就三五天,而中关村二小发生的此次事件,却是旷日持久、高潮迭起。

11月24日上午10点多,三名小学生发生冲突。第二天,“受害学生”家长与班主任及年级组长沟通此事。11月28日,校级领导介入协调,未能满足“受害学生”家长诉求。这一阶段的舆情可称为潜伏期。

12月5日,“受害学生”家长在交互媒体推送《每对母子都是生死之交,我要陪他向校园霸凌说NO!》一文,刚开始影响不大、传播范围有限,慢慢受众增多,形成话题,舆情进入到酝酿期。

12月8日,该文在交互媒体被疯狂转发、评论,同时受到传统大众媒体关注,舆情进入爆发期。

12月10日,中关村二小发布第一份声明,声明在交互媒体广受质疑,传统大众媒体与交互媒体联动,形成强大舆论压力。从12月11日至13日,大众媒体全面介入,共青团中央旗下的未来网投入重兵跟进此事,事件进入二次爆发期。

12月13日中关村二小发布第二份声明,校长露面接受媒体采访;次日,“施暴学生”家长向学校提交书面道歉信,交互媒体与大众媒体仍有零星质疑声音。舆情进入衰减期和平息期。

整个事件的舆情呈三大特点:一是持续时间超长,从11月24日事件发生,到12月8日进入爆发式传播模式,一直持续到13日校方再次回应,总计长达3周时间;二是波及的广度及纵深超出想象,从交互媒介到大众媒介,从新京报、京华时报等市场化媒体到包括人民日报、新华社、中国青年报等国家级主流媒体,再加上共青团中央旗下的未来网等,都给予了持久的关注;三是舆情两次高强度爆发,且呈狂风暴雨模式推进。

官样文章 火上浇油

梳理事件全程不难发现其中有两个关键节点:一是12月5日“受害学生”家长在交互媒体推送文章,三天后舆情全面爆发;二是12月10日中关村二小发布第一份声明,第二次将舆情推向高潮。

这份不到400字的声明,可以说彻底“激怒”了社会公众。有新浪微博网友“翻译”:第一段,我校很牛逼。第二段,我校已处理。第三段,再在网上议论我校,分分钟给你发律师函。第四段,快散了吧,虽然你们不能把我校怎样,但还是挺烦人的。

网络情绪延伸到大众媒体,直接体现是媒体发表的质疑性的评论。其中,未来网12日发表的署名评论员文章《面对众怒,中关村二小为何充耳不闻》,火力全开,直指中关村二小“折射出来的傲慢与自大,怎么看都不像一个教育机构该有的作为”。

客观地说,这份声明中的措辞并没多少过分之处,倒也体现出该校中规中矩、谨小慎微的作风。但声明中的第一段,从教育部一直说到北京市、海淀区教委,给公众造成了狐假虎威的第一印象。第三段强调通过法律途径维权,又展现出了傲慢颟顸的形象。

事后,搜狐网发表文章对这份声明进行了点评:首先,它出现的时机滞后,是错的;其次,它没有讲事实,丧失了靠事实真相说服人的关键机会;再次,它的立场不是教育者的,而是官僚化的;最后,它主动将所有人当作“假想敌”,引起众怒。总之,这份声明“具备一份糟糕公关文本的所有要素”。

“霸凌”定性 拉锯焦点

在意识到舆情回应出现差池之后,中关村二小于12月13日发布第二份声明,并选择中国教育报进行了专访。

第二份声明基本推翻了第一份声明的立场,加入事实作为主体,回归到教育本位,也避免了官样文章的文风。与此同时,该校校长在中国教育报上的专访中,敞开心扉、直抒胸臆,完整地表达了对此事件的理解与态度,向公众释疑解惑。这套“组合拳”打出后,舆情才开始出现转机。

就在此次舆情发酵、高涨的这几天,媒体先后报道了泰安一小学一名五年级学生被同班同学推下楼梯,温州7少女建“打人群”共享“战绩”,吉林梨树县某中学15岁少年在学校厕所被砍伤等事件。可以说,每一起都比中关村二小事件性质更恶劣、后果更严重。这些事件虽有媒体报道,但并没构成议程,也没形成舆情危机。其原因有两点:一是“霸凌”定性并无争议,二是事件发生在三四线城市或农村学校,当事人大多为留守儿童。留守儿童的教育问题、安全问题是中国社会难以言说之痛,难以言说也就不再言说。

(此文不代表本网站观点,仅代表作者言论,由此文引发的各种争议,本网站声明免责,也不承担连带责任。)

【责任编辑:主编】
热图 更多>>
热门文章 更多>>